曲乐恒庭上争锋张玉宁 曲张两家纠葛将无限期延续

中国足球 赛德隆热水器特约报道甲A联赛曲张官司最新动态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打印】 【关闭】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三年纠缠不清的口舌,儿时的纯真友情从此画上句号。在这三年里,肇事者张玉宁可以继续驰骋在绿茵场上,享受无数的鲜花和掌声,而受害者曲乐恒只能无助地坐在轮椅上,接受年迈父母的细心呵护。极大的反差,使曲乐恒的心理极度不平衡。张玉宁要亲自道歉、张家要赔偿574万元,这就是曲乐恒提出的诉讼请求。车祸事件以后,曲乐恒不止一次地对新闻媒体说:“张玉宁最无情!”

2003年10月24日,曲乐恒诉张玉宁侵权案终于开庭,双方只能依靠法律来解决这本不该有的纠纷。开庭当天,张玉宁并没有出现在法庭上,这也就使得曲乐恒的第一个诉讼请求失去了实现的可能。虽然张玉宁的代理律师代替张玉宁向曲乐恒表达了张玉宁本人以及其父张志毅的道歉,对曲乐恒的现状表示同情和遗憾。但是曲乐恒对此不能接受,他愤怒地说:“我绝对不接受你们两个律师的道歉,我只接受张玉宁本人的道歉。说实话,我不同意调解,但律师让我接受调解。车祸事件发生之后,他从来都没有看过我,从来都没有像所谓的朋友那样给我一个交代,我永远不能原谅他!”

仅仅经过三个小时的庭审显然不能作一个了断,而曲张两家情与法的纠葛也将继续无限期地延续下去。当曲乐恒拿出厚厚的发言稿时,双手一直在发抖。“我现在是怀着极其沉重和激愤的心情参加庭审……张玉宁给我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当车祸发生之后,他是从我身上跨过去的,他没有救我……”刚刚读了不到半页,曲乐恒已经泣不成声,代理律师接过了他的发言稿一直读到最后。其中,曲乐恒本人对张玉宁现在年薪280万元、购买价值100万的轿车、事业上飞黄腾达的现状与自己的悲惨命运进行了对照。“张玉宁为什么过着这样奢华的生活,而我却在为最基本的生存问题而挣扎?这公平吗?”对于这一切,张玉宁并没有发表看法,他的父亲张志毅说过:“我只能说对这起事故表示遗憾,这个意外也给我的家庭和我的儿子带来了很多的压力,当然这并不表示曲家说的都是事实。当年他们说的什么黑社会给我儿子的前途造成了多大的影响,我完全可以告他诽谤,我也希望他能振作起来重新生活,相信中国的法律会有一个公正的判决。”